第一章站在古典的情愫里

楔子

一辆红色的跑车上,女子一头红发飞扬,诱人的唇瓣微微向上翘着,眼底却是寒冰一片,猛地踩了一脚油门,车便像离弦的箭支飞奔出去……

此刻的紫璎珞十分不爽,纵然她有常人没有的本事那又如何,她,始终不想要继承那样一个家族,她不喜欢爸爸对她的逼迫,她崇尚自由,不喜欢束缚,如果可以,她宁愿不要那样一身令人嫉妒到发狂的异能。

伸手掏出爸爸给她的水玉,脸上的愠怒稍微少了一点,她不是不明白爸爸的苦衷,他们巫族之人都活不过三十岁的,因为时常运用灵力,这本就是有悖常理的事,既然违反了自然界的定力,那相应的,就得付出等同的代价。

神游天外的女子皱起眉头使劲嗅了嗅,一股难闻的异味凝滞在空气中,紫璎珞一怔,这是,汽油!

女子一脚踩上刹车,出人意料,刹车失灵了。

紫璎珞讽刺的笑了笑,那些人等不及了吗,看来这个自己不屑的位置却成了香饽饽了,不过想害她,再过个十万八千年吧。

“砰”一声巨响,紫璎珞猛地踢开车门,默念咒语,想要借风的速度离开,届时,火光冲天,硬生生的把她的身体抛出仗远。

“终究还是慢了吗”。女子说完便觉得有一股很大的力使劲拉车着自己,紫璎珞手脚不能动,只能用强大的精神力抵抗着,不久,终究是闭上了那双灵动的眼眸。

第一卷王者归来,过去只是一种姿态

紫璎珞媚眼紧闭,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穿越了时空,这已经是第三天了,但她还是没有办法相信这个事实,这期间,她把控风术运用到极致,可每次睁开眼睛她还是在这柔软华丽的大床上,以及被风吹得凌乱不堪的屋子。

时空交错时,地球停滞时,黑洞出现时,精神与柔体分开时,时间流逝的速度是和物质的速度成反比的,也就是说时间不是一成不变的加在每个物体上,这个物质运动的速度越快,时间流逝的速度越慢,她的控风术能超越一切空间与距离,可却什么用也没有。

消耗多度的精神力进入冥想状态,她才知道,这是一个三国鼎立的时代,而她所处的便是紫翼王朝,正宗又正宗的女尊国度,而她,便是这雪翼王朝的八公主,是当今女皇最宠爱的皇女,纵然胸无点墨,她花痴成性,女皇对她的一切要求是给与给求。

这具身体和她有着同样同样的名字,同样惊人的样貌,只是,她总是化给浓的妆,这更是令人唾弃,在这样的女尊国,化妆打扮都是男人的专利,可最让她无法接受的便是这具身体的前主人竟是这样一个花痴女,白白浪费了这么美的面貌。

居然强上自己的侧君,而被那个侧君一巴掌拍死。

“唉……”紫璎珞叹了口气,揉揉惺忪的睡眼,尽管事情如此荒诞,她还是要振作,一定要找回回家的路,她想,导致她穿越时空的,除了那超越风速的原因,还有一个便是爸爸交给她的水玉,因为只有水玉是随自己穿越而来的。

轻轻摩挲了一下怀中的水玉,不管多艰难,她一定要回到二十一世纪,让暗害她的人付出代价,她本是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更是睚眦必报。

轻轻站了起来,紫璎珞打开衣柜,不禁一怔,满柜子的衣服,全是花花绿绿的,她本就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叫她穿这样的衣服,还真是难为她。

正当紫璎珞纠结的时候,一个声音便响起:“公主,你醒了,奴婢伺候你更衣”。

紫璎珞打量着自己面前的女人,黝黑的皮肤,刚硬至极的脸庞,完全没有女子的柔弱感。

纵然如此,紫璎珞也没有错过她眼里一闪而过的鄙夷,表面的尊重不过因为她是女皇最宠爱的女儿吧,紫璎珞自嘲的笑笑,原先的紫璎珞留下的烂摊子,却要她来收拾。

“公主…。”女子喊了一声不在状态的紫璎珞,语气了明显多了一丝不耐。

闻言,紫璎珞眉头微不可闻的皱了皱,不管是不是她的贴身侍卫,也不管她以前是怎样跟紫璎珞说话的,现在的她,决不允许别人对她吹胡子瞪眼。

“怎么,你烦了”?

冷静淡漠的口气令女子一怔,狐疑的看了一眼紫璎珞,只见对方眼里是淡淡的平静,目视着前方,仿佛刚才令人胆怯的话不是出自她的口,只是眼里似乎没有了往日的浑浊,取而代之的是浓郁的精明和清冷,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臣服。

“请公主恕罪,奴婢绝无此意”。

看着跪在地上诚惶诚恐的女子,紫璎珞满意的笑笑,她要的正是这种效果,不动声色的虚扶了一把跪在地上的女子,“你叫青草”?

青草狐疑的看了一眼紫璎珞,自己的名字公主不是早就知道吗,想到刚才清冷的话和淡漠的眼眸,她还是毕恭毕敬的答道:“回公主,奴婢正是青草”。

紫璎珞点了点头,身子微倾,让出自己旁边的衣柜,“把这些花花绿绿的衣服全拿去烧了,从新做点新的回来,记住,要素净一点的”。

“啊”?青草抬头看着紫璎珞,一双小眼睛里满是不解,“公主平时不是最喜欢这些衣服的吗”?

“我说过的话不想说第二遍”。紫璎珞悠悠转身做到旁边的贵妃椅上,轻吮了一口茶水。

“是,是,奴婢马上去办”。青草几乎是落荒而逃,见惯了往日那个懦弱花痴的公主,今天的的公主让她总是令她冷汗直流,完全猜不透她的想法。

半个时辰之后,紫璎珞一席白色衣裙,飘飘欲仙,三千青丝仅用一根玉簪绾起,雌雄莫辩,在青草惊艳的目光中,淡淡的说道:“跟我逛一下公主府吧”。

“是,公主”。青草没有半分的迟疑,以往,她总是不愿接近公主,她认为,女子就该有所作为,公主娇柔的像男子,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却又没有男子的矜持与风韵,跟在这样的主子身边,会让她蒙羞的,不过这一刻,以前的想法却完全颠覆了,她从不知道,公主原来竟是如此的貌美,身上不经意间露出的王者之气更是让人敬畏。

紫璎珞看着这座宏伟的公主府,这根本就是翻版的皇宫大苑嘛,无论是占地面积还是这些巧夺天工的亭台水榭,无疑不彰显着女皇对这紫璎珞的宠爱。

行至一半,忽然一阵悠扬灵动的琴声传来,紫璎珞驻足倾听。

“好美妙落寞的琴声啊,是谁在演奏”?

“青草”!

半天等不到回答,紫璎珞不自觉的提高了音量,让还纠结在那一句‘好美妙落寞的琴声啊’的青草一阵心惊,连忙拱手说道:“回公主,是二侧君”。

不等青草说完,紫璎珞便向着琴音的方向走去,后面的青草则是一脸的疑惑,公主不是一向最讨厌二侧君弹琴的么,说是听着烦闷,什么时候竟然也懂得赏乐了。

远远的,紫璎珞便看见一白衣男子迎风而坐,纤细修长的十指不停的在琴弦上拨弄着,仿佛与天地的宠儿,干净,飘逸,这是紫璎珞对他的第一映像。

“青草,他叫什么名字”?

闻言,青草呆愣的看着紫璎珞,公主这是怎么了,竟然连自己抢回来的人都不认识,“公,公主,你没事吧”?

接收到紫璎珞警告的眼神,青草立刻收起好奇心,认真答道:“公主,那是你的二侧君,名叫‘遥岑’”。

“姚岑”。

铮——

琴音戛然而止,紫璎珞抬头对上的是姚岑一双几乎喷出火的眼眸。

“你叫姚岑是吗”?紫璎珞上前,对着自己面前的男子问道。

男子不看紫璎珞,冷哼一声,“明知故问”。

紫璎珞自动无视,自顾自的说道:“遥岑远目,献愁供恨,姚岑,真是好名字”。

姚岑猛地怔了一下,转身看向紫璎珞,眼里闪过一抹惊艳,随机便转换为浓浓的怨恨。转换速度快的让人分不清真假。

闻言,青草一脸的错愕,自己在公主府已经十余年,公主是出了名的胸无点墨,什么时候也能出口成章了。

而姚岑的惊愕并不比青草少,不过更多的是怒火吧,他愤恨的看着紫璎珞,一把抓起她的手,凌厉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父君给我取名的诗句,说,你把他们怎么了”?

看着姚岑眼里毫不掩饰的恨,紫璎珞倍感无力,看来原先的紫璎珞人品不是一般的差,轻甩衣袖便挣开了姚岑的钳制,“有毛病”!说完不顾身旁两人错愕的目光,直径原路返回。

青草看了一眼愣在原地的姚岑,一脸的不忍,“姚侧君,你回去吧,公主没有动你的家人”。

闻言,姚岑眼里闪过一抹亮光,点了点头,他知道,青草侍卫也是不喜欢公主的,她的话,他信。

“公子,我们回去吧”。梧桐走出来轻轻的扶起姚岑,姚岑朝着紫璎珞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以她以往的性格,不是应该再他弹琴的时候便摔了他的琴,然后在蹂躏他一番的吗,今天是怎么了,还有,她怎么知道自己父君给他取名的含义,姚岑眼里是浓浓的疑惑。

“青草,那姚岑是怎么回事,我跟他有仇吗”?

“公主,你不记得了”?青草震惊的看着紫璎珞,她今天经历了太多骇人的事,小心脏有点承受不住了。

紫璎珞一个凌厉的眼神扫来,青草立刻收起那好奇震惊的目光,认认真真的答道:“姚侧君出嫁的时候,恰好遇见公主,结果就被公主抢回来了”,说着,青草看了一眼紫璎珞,见其没有脸上没有不悦便继续说道:“姚侧君不愿意嫁给公主,结果,公主就与他全家上下的姓名来要挟他,还有…。还有…。”。

“说”!

青草一抖,遽尔说道:“姚侧君嫁到公主府郁郁寡欢,便弹琴解闷,公主以为姚侧君弹琴是想念那女子,一气之下便摔了他的琴,他的琴是她父君送给他的”。

“这样啊……”紫璎珞悠悠的说道,平静无波的脸上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跟在身后的香草猛地缩缩脖子,现在的公主是越来越难琢磨了,果真上位者的心思都是难以猜度的。

免费穿越言情小说尽在

穿越小说吧最新官网www.sj131.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