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前尘旧事

十月的寒冬,早早的飘起了雪花,在这迟露晚来的四季变化里,今年的冬来的似乎有些过早了。

站在公交车站的一角,躲着头顶漫天似绒的白色,冷雨寒有些闷闷的拉紧衣服的拉链。再过三天,她就要结婚了,就要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了。

可是?

心里为何会像天上的飘雪一般不安的在心湖里乱舞?

是玥么?会出什么事呢?

记忆里那团总会在深夜梦境里出现的黑影,他,是谁呢?

那个无涯无尽的喊着她的名字的声音,是属于谁的呢?

‘寒儿寒儿’

耳边仿似听到了梦境里常常出现的声音,冷雨寒仰起头望向天空那源源无尽的阴暗,唇边收起一弯酸涩。

“这样的天气,怎么穿婚纱呢?”

皱着好似莲月花心的眉,冷雨寒伸出一双漂亮纤细的手去接那空中自在飞舞的雪花,在心底小声嘀咕着。

“傻丫头,那就改换一套冬季的婚纱。”

漂亮纤细的小手被一双指骨分明的大手紧紧握住,冷雨寒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名面容异样俊美,甚至美的染上几分妖艳的男子。

“玥?”

清灵通透的眸子中透出大大的讶异,冷雨寒任由俊美的男子把她的手环进他价格不菲的西装衣。

“呵呵,那么惊讶做什么?再有三天,我们就是一个屋子里的躲不开的人了,得相互守护,所以,我当然得时时刻刻出现在你身边了。免得你哪天受了委屈,一个小脾气发作就把我甩了。”

如花美眸中闪过一丝流逝如潮的凄楚,男子伸臂将怀中的女子搂得近了些,紧了些,一丝不差的贴着他的胸口。

“呃?”

没有忽略掉男子眼神中那一闪而逝的失常,冷雨寒愣愣的盯着眼前这张异常俊美的五官,眸内现出些许迷茫。

她的玥,似乎离她越来越远了。

“好啦,别发楞了。小傻瓜,快去试婚纱吧。”

仿似看不到冷雨寒眼中的探询,男子十分宠溺的抚顺了冷雨寒额前被风吹乱的发,快速的把她推上公交车,并替她投了一枚一元硬币。

“可是,玥?”

为什么你不与我一起去呢?

试婚纱的人,难道只有我一人吗?

被上车的人流快速挤到车身中央,冷雨寒未说完的话被公交车上的人声吵杂而淹没。

隐隐有些不安,冷雨寒艰难得挤到后车门,想要再看一眼那男子异常俊美的容颜,可她却发现,在她的眼底,除了车窗外那卷起白烟肆意飘扬的雪幕之外,她再也无法看到任何东西。

“玥,你觉得这样好吗?”

高耸的楼,挺拔矫健。

楼顶的空台,有风声划过,伴随着风声丝丝划过,一个冰润如水的声音似在问别人,又似在自问。

“不这样,能怎么样?”

仿佛是经历了很深的挣扎,空台的中央,一个身影回首,兀自自问着。

“你舍得她?”

还是那个冰润如水的声音,却间杂了几分颤抖。

“不舍得能怎样?欠了的,终究要还,如果不还,心会疼的,会疼死人的。”

又是兀自的回答,身影在风的阵阵吹拂中有些薄弱。

“唉!苦了你了。”

冰润的声音穿透呼呼风声,薄弱的身影一分为二,空台上,身影的对面,出现了一个模样有九分相似的人影,同样是妖娆俊美的面容,同样是仙风道骨,同样是清雅飘逸,同样是如白梨花般让人心生怜惜。

“玥儿不苦。只是玥儿的心,有一点点的疼罢了。真的,只有一点点。”

男子抬眸望着面前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泪水,一滴,二滴,三滴!

慢慢的,开始崩塌,决岸。

“傻玥儿,何苦这般痴嗔?”

影子般的美人心疼的把男子拥进自已的怀子,拥着,轻敲着男子隐隐颤抖的背。

“没事的,熬过了就好了。等寒儿回到那个时代,救了我们所有逝去的灵魂,就好了”

为了沉睡千百年前古国里的那份大爱,他这点割舍,算得了什么?

三天后,冷雨寒的婚礼如期举行。

天空依然阴暗,依然飘着厚厚的雪花。

婚礼,盛大豪华,奢侈撼世!

上百辆法拉利豪车组成的婚伴车队,几近五百名的伴郎伴娘齐集在婚礼礼堂引领新娘缓慢走进。

几十家电视台争相播报,无数的闪光灯、相机将灯面打向脚步很是不稳的新娘子。

“唔,好痛!”

随着婚礼的司仪在演台上滔滔不绝的演讲着他那自以为文采飞扬的婚礼介词,冷雨寒遮在白纱裙下的身子有些经受不住。

虽然知道婚礼的繁文缛节多的数不胜数,但亲身体验一把,却是真的感觉脚下那双七寸高跟鞋不再像是自己的一样,疼的冷雨寒脚腕一歪,险些摔在礼堂的红毯上。

“傻瓜,都是结婚的人了,怎么还这样不小心?摔疼了我怎么舍得?”

婚纱绕着纤细的腰肢,一身白色礼服的妖美男子及时的出现,伸手揽了即将与大地亲密接触的新娘,顺势沿着新娘跌倒的身势原地旋转了一圈,华丽的站稳,停住,宛若翩鸿。

啪啪啪啪!

浪漫温柔的唯美画面,瞬时惹来一阵相机快速的拍摄声音。

冷雨寒小声喔了下,低眉顺眼的聆听着,任由妖美男子牵起自己的手,向前一步步走去,内心有些感怀的庆幸着。

还好,是玥。

是她从小到大唯一一次的恋情,在她能够记起的回忆里,玥是她的初恋,拥有温暖如阳光一般滋润的美好初恋。

她很满意自己初恋造就胜利婚姻,也很珍惜这初次就修成的姻缘正果。

在她的世界观里,如果一辈子只谈一次刻骨铭心的恋爱,只爱一个永生不能再忘的恋人,那她的爱情就算是得到了这个世界里最多的爱了。

可她,会得到吗?

不安的心,从来就未曾停止过,即使披上婚纱,成了玥的新娘,也敌不过睡梦里那如同辗碎辄磨成粉的孤独与寂寞,为什么会这样?

顾自沉陷在莫名空来的想象里,冷雨寒完全没有注意到礼堂的环境已经开始燥乱起来。

“玥,怎么回事?”

身体猛的被妖美男子向后一拽护在身后,冷雨寒的注意力怱然回神,讶异的望着婚礼现场出现的很多佩枪警察,还有一名浑身裹满炸药站在她和玥面前的美艳少年。

“雨寒,你不能嫁给她。你、你得和我在一起。”

那名少年,身上带了点让冷雨寒熟悉的味道,此时正睁着一双如玉月般美丽清幽的眸子伤痕累累的盯着冷雨寒,修长的十指握在身侧成拳,染了不解的浓浓恨意。

“玥,他是?”

望着少年身上的炸药,冷雨寒模糊着看着玥,小手在玥的手掌里已经渗出了汗。

“冷雨寒,你这个负心人。你明明就说过对我负责的。现在却跑来结婚,你好不负责任。”

听闻冷雨寒根本不再认得自己,美艳少年又急又气,愤愤不平的话语里掺杂了几丝被欺负的委屈。

“啊?”

负心人?负责?

眼神轻晃,冷雨寒被少年的话惊的呆呆的,轻启的薄唇微微张着,不知该说些什么。

那个男孩是为了她来的吗?

“冷雨寒,我恨你!我恨你!为什么骗了我一次又一次,为什么?”

继续发泄着心里难为情的委屈,少年略显纤瘦的身躯开始颤抖。

“寒儿?”

玥抽出被冷雨寒紧握的手,后退了一步,美眸如惊弓的飞鸟,攫起了无数疑问。

“玥,我、我没有。”

不知道该解释些什么,冷雨寒也很疑问。

眼前这个最多也就十七八岁的男孩子,到底是谁?

记忆里似乎有些断断绪绪的片断在脑海里反复出现,模糊的影像不切真实的虚无,冷雨寒根本记不清楚。

“冷雨寒,我要让你后悔,让你一辈子都失去我!”

“啪哒”一声,男孩子点燃了手中的火机,望着冷雨寒一脸无措的样子,泪水无声,连成了雨季里的珠线。

“不要!”

‘嘣’

‘扑’

枪声,呼喊声,和子弹射入血肉的声音,随之而来的便是那漫延四处的血的腥鲜味道。

人影的惊慌中,少年倒在一泊血水之中,圣洁的婚礼乱成一片。

宾客吓得坐在位置上不敢移动,礼堂的保卫人员迅速将整个礼堂封严。

刚刚退至冷雨寒身后的玥抬眸望着站在血水之前愣怔的人儿,眸里不经意间流转出一抹忧伤的眼神,轻轻的弹了弹手指,朝着冷雨寒的脖颈处打射出一根细小的银针。

“好疼!”

少年的鲜血直直的喷洒到冷雨寒的身上,冷雨寒本来想说好怕,却因为后脑突然传来的一股疼痛把话说成了好疼。

头很晕,身体像是失去力气般跪倒在地上,冷雨寒的手吃痛的抖动着。

她慢慢的转过头,望着那抹在人影混乱中冷静绝然的妖美身影,不可置信。

记忆仿似洪水决堤,瞬间涌进冷雨寒被疑惑占据的大脑。

“玥,你背叛我,我不怪你。可是你不该动他”

视线缓缓落在口吐鲜血的男孩的脸上,冷雨寒凭着剧痛毫无预知的侵袭全身。

“宇儿。”

努力挣扎着爬向倒在血泊中的少年,冷雨寒终于明白心里迟迟放不下的那抹不安是什么了。

就是他啊,眼前这名倒在血水中的少年,他才是自己应该喜欢的男人啊!

“寒?你记得我了?不要、不要和他成亲。”

双唇若张若合,吐出的,竟是有些怪异的腔调。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把你忘了的。”

终于把眼中那抹红拥在自已的怀中,冷雨寒后悔不已。

如果不是自己对玥的一味信任,如果不是自己的一再忍让,宇儿不会受伤的,那个从一来到这个世界就只会追着自己不放的少年不会落到这个下场。

“寒儿,我怕你不要我。是我太冲动了。对不起。”

大口大口的喘气,大口大口的血溢出唇角,男孩颤颤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红色的心,那是一枚用一张一百元人民币叠起来的红心。

“宇儿,你会没事的。不要说话,不要说话。救护车,快叫救护车啊!”

怀里的湿热感越来越强烈,一种生命快要走近死亡的恐惧感濒临到了冷雨寒无法忍受的绝境。冷雨寒扯下头上的白纱,发疯似的朝身边的人喊着。

“寒儿,听我说,我可能要回去了,是我偷恋你了。这颗心,是你在那个世界的时候送给我的。现在,我把它还给你,你看见它,就是看见了我。还、还有,寒儿,我不叫莫宇,在那个世界里,我叫漠语妆。我、我是你的语妆。漠眸冷颊轻睫羽,倩影霓裳惹流光。月泠酒冷秋宿夜,琴一动,曲难忘,语回殇,妆、断、肠”

“宇儿,等着我,我就快来了”

拥着怀中已然安睡的人儿,冷雨寒没有回头。但冷雨寒知道,那个人还在,那个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看着这出戏完美谢幕的男人还在,因为,那个男人在等着给自己收尸。

有胆子用银针刺穴逼杀自己的男人,竟然会善良的等着给自己收尸入殓?

可笑!

“寒儿。”

身后的男子身形一晃,终是没有向前,他,向来很了解那个女人。

“玥,记住,你欠了我两条命。有一天,我会要回来的。”

冰冷、淡淡的语气。

漠然,仿佛说的并不是自己。

女子只是余光瞥过,男子便如坐针毡。

“寒儿。”

站在那双紧紧相拥的人儿身后,男子的心扭着劲的疼着,似是被人剜了心口那处最痛苦的地方,在身体最敏感的神经上留下了抹不去的伤。

免费穿越言情小说尽在

穿越小说吧最新官网www.sj131.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