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风光绮丽,鸟语花香,阳光明媚的在这山林间充浴的美妙无比,望眼看去,这一切都很美好……

只是悄然炸声而来的雷响响彻云霄,惊诧了林中鸟,惊恐的逃之而去。

乌云瞬息间笼罩天空,开始了密布……

白光闪烁伴随着雷声作响,传出震耳欲聋的音波,一道白光啪的划过天边,却是直入一座高山,奇异于,那道闪电竟是在顶端停顿了几秒,才嘭然而入……

高山周身随之流淌而出的是阵阵波光,刹那间,林中突然一阵狂风大作了起来,而天空也伴随着雷声开始雨点滴落,愈来愈大。

大雨袭来,阵阵敲打着枝叶,花草树木随着狂风的呼啸,疯狂的摇曳着,甚至于连根拔起,有若世界末日般。

整个山间笼罩着一种毁天灭地的气势,可风雨依旧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反之愈大……

小半会儿间,雷光击中于的高山抖动几环波光,刹时间,波光不再,就在这时,顶上的雨势突然变得怪异起来,如空间在震动般,雨势摇摇晃晃,一瞬间,全都集中于顶部,雨水如龙卷风吸引,带着雨水只洒落于高山上,在顶部疯撒泼,还在抖动。

大地随之一阵剧烈的摇晃,是那被怪异的雨势缠绕的高山发出的阵阵颤抖。

“嘭哗哗”的几声巨响,高山瞬间坍塌,自顶部开始,石沙树木突然急速下滑,随着下滑就似泥石流爆发……

在滑下的沙石中,突然一青色玉样的物体随着下滑而隐隐呈现,周身伴随着的是彩色的流光,流光在这势力之下越来越弱。

一阵哗啦而来的,出现的是一淡青色玉棺,随着那急速下滑的泥沙石,飞速下滑而去,其间,被大石连连撞击,那彩光也逐渐消失,玉棺左右颤抖的摇摆,在继而的撞击之下,玉棺随声响被冲出了泥沙石物流外。

也在这时,青棺嘭的一声,顶盖随声响而飞向前方,就见有一‘女尸’飞出青棺,呈抛物线般的飞入波涛汹涌的洪水中,被洪水吞没很快就不见了身影。

余下的青棺被滚落的大石连连击中,瞬息间被沙石吞没,也不见了棺影。

………………………………………………

魔峰山

山如其名,有黑气缭绕,阴森冷寂,处处透露出魔字的韵味,屋内…

一红衣男子端坐于黑色雕花大椅上,慢慢悠悠的喝着手中的茶水,时不时的划下杯盖,烟气缭绕,闻着茶香,举止之间,点透出皇家子弟的风范,又不失典雅。

一道紫色的光忽然闪过,屋里瞬间多出了个黑衣男子。

衣着霸气宽大的王服,腰间束着银色的龙爪腰束,墨黑长发用紫玉龙环高高束起,后背留有长发飘然,来人如眼所见,两字霸气即可点到其人,就连那眉宇间也隐隐透露出一股轻微霸气的视觉效应。

高挺的鼻梁,俊逸如刀削的面庞刻画的很是唯美,只是那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此时微微眯起,嘴角挂着那邪邪的笑意,说出的话似乎又和他那霸气着不着边,看着不远处早已落座的红衣男子突然调笑道:“哟,这个红衣美人好生美丽,怎的那群小鬼就突然失职,来了美人也忘了来通报我一声,让美人久等怎么……”话音未落,就见一白影直飞他面门而来。

黑衣男子脸色微变,脚步往旁边一闪,这才险险躲过,看着地上那破碎的茶碗,黑衣男子双手环胸不在意的摇头笑笑:“这帝公子还真是老样子,半点玩笑都开不得。”说着就径直向主位走去,突然歪身坐下,行为及其随意。

继而笑揶道:“好些年未见,倒不知帝公子也开始喜上了大红,可是想通了,要与东边那位成亲?”

除却扔杯子那动作,帝衍懿终于抬眼懒懒的瞥了眼前头那位黑衣男子,缓缓放下手中的杯子,抬头间也让对方看清了自己的全貌。

黑耀如黑砖般的双眸对上黑衣男子的邪魅又狭长的丹凤眼睛,动了嘴角,似笑非笑:“若非你好生处置那犯了上头的规矩的手下,我定然搅了你这破山。”

黑衣男子眼底一闪,眼睛一眯,嘴上却是笑随意,托腮一思虑,轻皱了眉头:“这就转了话,看来也是没了成亲的趋势,也定是没去。”

帝衍懿瞳孔一缩,突然皱眉:“别转话,你处置与否?”

黑衣男子一摊手:“你先转的话,我可是有始有终的。”

叹了口气,帝衍懿放下手中杯子:“我可是与你说过,在事情还未弄清以前我是不会与她成亲的,你这魔界魔君当的如此健忘,我还废那些话作甚么?”

道是魔君的黑衣男子只是不在意一笑,似乎是见惯了这些:“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竟还在怀疑,可别到时伤了美人心,人家还不愿嫁给你了,到时有的你哭的。”

帝衍懿眼里一黯,皱眉,不自觉的紧了紧手中的杯子,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知听进去了没有。

魔君见此敛下了嘴角的笑意,微垂了脑袋,不再说话,他倒是真是搞不懂,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本以为那二人会功德圆满的,可最后竟是那样的结局……

叹了口气,不懂,真是不懂……

食指一敲,却突然一道嘭的刺耳响声,是那杯子破碎的声音。

魔君惊讶的抬起头,看着地上那破碎的第二个杯子,就说他何时那般厉害,只是一个敲打手指就能将一个杯子打破。

佯装愤怒道:“唉,唉…别不是自己的就不要钱的乱砸……”话未说完,魔君一顿,看着红衣男子捂胸难受的样子,呆愣了小半会儿才反应过来闪到帝衍懿面前就要去扶。

帝衍懿抬起略显苍白的面庞,在他伸手之际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只是面上的表情却是半喜半忧的,惹得魔君一头雾水,就那么呆呆的收回要去扶着的手。

帝衍懿眼底有些复杂,又是欣喜又是惊慌二者交加间突然自言自语的喃喃道:“这感觉是……好久,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魔君:“……”

帝衍懿忽然起身,对着魔君喊道:“秦冉夜,帮我个忙……”便不见了身影

秦冉夜更是一头雾水,眼皮跳了跳,在原地:“……啊?……”

免费穿越言情小说尽在

穿越小说吧最新官网www.sj131.cn